寫下這個題目我就知道有可能被招罵。就在前幾天,縣上請來了一位據說是國學大師的教授要講課。本來我是卓好了準備去參加的。可臨到跟前我突然犯困,眼睛都快要睜不開了。沒有辦法,只好放棄。但是這又是組織安排的,不去不行。於是我就用了國學的中庸之道製法,派了一位同僚前去聽講。結果同僚回來告訴我,人家的水平就是高,講了很多他都不知道的東西。特別是講到陰陽五行和《易經》的時候,還心血來潮,給我們的領導佔了一卦。說我們的領導有九五之尊之象,將來一定會大展宏圖。

我當時聽了也有些遺憾。覺得這麼好的報告我怎麼就沒有去聽呢。於是我開始埋怨自己生命的本性了。平日中午都是不午休的。怎麼要聽國學了,就睜不開眼睛。看來上帝也真的是能捉弄人。我這一閉眼不要緊,竟然錯過了如此精彩的過程。特別是對我們領導的美譽沒有聽到,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是滋味。誰沒有一種美好的願望呢?誰不願讓心中的夢變成現實呢。直到前兩天的晚上,同僚在網上無聊就問我,他想寫寫國學,不知道可以不可以。同僚也真是的。當今的中國,什麼不能寫呢。既然是國學,我們是國民,怎麼寫都不顯得為過。所以我鼓勵同僚去寫。

結果過了一兩天,同僚說國學還真的不好寫。都寫了一個晚上了,結果才寫了幾百字。看來國學還真的就是博大精深。別說他是國人,可真正用起來,還就是不知道什麼是國學。我當時一聽就笑了,畢竟國學是我們的,對於生命而言,一直處在這樣的氛圍裡,焉能不懂呢。看來同僚是受了那位教授的教化,總想把國學變成一種深奧的理念。總想讓國學的那些元素把我們的領導真的變成九五之尊。

同僚的心意是好的。可是國學的本意未必就是這樣。如果帶著一顆平常之心去思考國學,也許所有的一切都會迎刃而解。於是我對同僚說,別想那麼複雜,隨便想,隨便寫,說不定就能寫出國學的精髓來。我不知道同僚採納沒有採納我的建議。反正昨晚上他熬到凌晨三點多,總算寫完了自己那篇關於國學的文字。我今天早晨粗粗的讀了一遍。說心裡話,同僚寫的還不錯。不光是動了腦子,還翻閱了資料。似乎也說出了國學的一些子丑卯寅來。我感覺得出來,國學在同僚的心目中不光神聖,而且是遙遠。

可能是同僚的勇氣和好奇啟發了我。也可能是最近很多不愉快的事情幹擾了我。今天下去我突然想著自己是不是也該寫一篇關於國學的文字。不過說心裡話,我對國學也是一知半解。只是我想,既然生活在國學無處不在的環境裡,就憑思維的慣性,大概也能想出點國學的意思來。至少能說點自己對國學的感受。我知道不一定正確,但一定是真實的心靈感受。我想,不管是什麼學,心靈的感受是第一位的。就和我們吃飯一樣。好吃不好吃是一回事,能吃不能吃就是另外的一回事情了。

誰都知道,說國學自然就不能不說孔子,更不能不說《論語》。我讀過論語好多遍了。但是要問我讀懂了沒有,我不敢多說。因為在中國有句話叫半部論語治天下。大家想想,一本論語才一萬多字,半部就可以治理天下了,我怎麼可能懂得懂呢。再說了,像我這樣的普通人,怎麼可能會有治理國家之才呢。不過說心裡話,當時我讀論語的時候,心裡一直在想,論語到底想給後人傳遞些什麼信息呢?大家知道,論語是孔子留下的隻言片語。當然了,是他的弟子們給整理才流芳百世的。當年孔子到底怎麼說,是在什麼情況下才說出來的,現在無法考證,當然也沒有必要去考證了。

不過我知道,當年孔子為了推行自己的思想受盡了困難。坐著一輛破牛車周遊列國,又不被被人所接受。當年讀這段歷史的時候,我就覺得孔子可憐,有些生不逢時。誰讓他出生在春秋戰國時期呢。那時候大家都是野心勃勃的,都想著各自能夠統領天下,誰都不服誰,誰也不怕誰。大家想想孔子的思想核心,克己復禮,中庸之道。在那樣的年代裡,這些思想誰又會接受呢。

所以孔子的思想是形成在苦難的時候。但是社會就是這樣,不可能永遠的動盪不安,也不可能永遠的呈現無政府主義。所以當社會安靜下來的時候,統治者突然發現,孔子的思想所體現的正是一種君王應該具備的思想。那個君王不願意讓自己統治的天下萬代長青呢。所以孔子的儒家思想也就成了華夏幾千年來的支柱,得以延續到了今天。所以我們說國學,我想大概就不能不說論語,不能不說孔子了。

去年的什麼時候我已經既不很清楚了。我們辛辛苦苦招了一個商。據說是很有錢的主兒。第一次見他,別人就給我介紹說,他是國學大師。我當時一聽就肅然起敬。要知道,在中國,國學大師那可是了不得任人物。大家知道於丹,她就是憑藉著一本論語走紅天下。最後竟然被人說成了孔子的紅顏知己。好乖乖,能給孔聖人做紅顏知己,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我發現於丹竟然欣然接受。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就從她接受的那一刻起,我終於明白了,所謂的國學大師其實就是虛偽的代名詞。真正的國學是沒有大師的。就像當年孔子周遊列國,連飯都吃不飽,衣都穿不暖,常常是露宿郊外。也沒人給他封賞什麼大師,可是他卻留下來了,一直留到了今天。

不過在我們小縣,突然來了國學大師,我還是有些不知所措。在飯桌上交流的時候,別人給我介紹,這位國學大師堅持給母親洗腳,而且把洗腳的照片放的很大,懸掛在自己家裡的中心位置。我當時就有些吃不下飯了。我想,國學大師如果就是因為洗腳就能夠獲得,現在那些洗腳妹恐怕在不遠的將來都會成為國學大師的。看起來,我們說國學千萬不能把它格式化。一旦格式化了,要想復原它,那就真的會被蹬天還難。

不過《論語》確實是華夏文化的瑰寶。所以我一直有個觀點,覺得論語只能感悟,而不能去解釋。它早就已經不是字面意思的詮釋了,而是一種精神內涵的無極延伸。理解這一點很重要。要不然,不足一萬字就能治理天下,我們今天隨便的一位能上主席台的人講個話,也能有一萬字。那這世界不成了《論語》滿天飛了。

說過孔子,我們就不能不說說老子了。按說老子應該還在孔子之前。可我覺得把他放在這個位置是合適的。因為老聃給我們展現的是生命世界裡的一種自然形態。儘管我們知道,生命的自然形態往往是客觀存在,可是,總結好客觀存在,卻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做到的。我特別欣賞老聃的陰陽太極,因為生命的這種互補原則是生命從弱小走向強大的根本出路寫下這個題目我就知道有可能被招罵。就在前幾天,縣上請來了一位據說是國學大師的教授要講課。本來我是卓好了準備去參加的。可臨到跟前我突然犯困,眼睛都快要睜不開了。沒有辦法,只好放棄。但是這又是組織安排的,不去不行。於是我就用了國學的中庸之道製法,派了一位同僚前去聽講。結果同僚回來告訴我,人家的水平就是高,講了很多他都不知道的東西。特別是講到陰陽五行和《易經》的時候,還心血來潮,給我們的領導佔了一卦。說我們的領導有九五之尊之象,將來一定會大展宏圖。

我當時聽了也有些遺憾。覺得這麼好的報告我怎麼就沒有去聽呢。於是我開始埋怨自己生命的本性了。平日中午都是不午休的。怎麼要聽國學了,就睜不開眼睛。看來上帝也真的是能捉弄人。我這一閉眼不要緊,竟然錯過了如此精彩的過程。特別是對我們領導的美譽沒有聽到,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是滋味。誰沒有一種美好的願望呢?誰不願讓心中的夢變成現實呢。直到前兩天的晚上,同僚在網上無聊就問我,他想寫寫國學,不知道可以不可以。同僚也真是的。當今的中國,什麼不能寫呢。既然是國學,我們是國民,怎麼寫都不顯得為過。所以我鼓勵同僚去寫。

結果過了一兩天,同僚說國學還真的不好寫。都寫了一個晚上了,結果才寫了幾百字。看來國學還真的就是博大精深。別說他是國人,可真正用起來,還就是不知道什麼是國學。我當時一聽就笑了,畢竟國學是我們的,對於生命而言,一直處在這樣的氛圍裡,焉能不懂呢。看來同僚是受了那位教授的教化,總想把國學變成一種深奧的理念。總想讓國學的那些元素把我們的領導真的變成九五之尊。

同僚的心意是好的。可是國學的本意未必就是這樣。如果帶著一顆平常之心去思考國學,也許所有的一切都會迎刃而解。於是我對同僚說,別想那麼複雜,隨便想,隨便寫,說不定就能寫出國學的精髓來。我不知道同僚採納沒有採納我的建議。反正昨晚上他熬到凌晨三點多,總算寫完了自己那篇關於國學的文字。我今天早晨粗粗的讀了一遍。說心裡話,同僚寫的還不錯。不光是動了腦子,還翻閱了資料。似乎也說出了國學的一些子丑卯寅來。我感覺得出來,國學在同僚的心目中不光神聖,而且是遙遠。

可能是同僚的勇氣和好奇啟發了我。也可能是最近很多不愉快的事情幹擾了我。今天下去我突然想著自己是不是也該寫一篇關於國學的文字。不過說心裡話,我對國學也是一知半解。只是我想,既然生活在國學無處不在的環境裡,就憑思維的慣性,大概也能想出點國學的意思來。至少能說點自己對國學的感受。我知道不一定正確,但一定是真實的心靈感受。我想,不管是什麼學,心靈的感受是第一位的。就和我們吃飯一樣。好吃不好吃是一回事,能吃不能吃就是另外的一回事情了。

誰都知道,說國學自然就不能不說孔子,更不能不說《論語》。我讀過論語好多遍了。但是要問我讀懂了沒有,我不敢多說。因為在中國有句話叫半部論語治天下。大家想想,一本論語才一萬多字,半部就可以治理天下了,我怎麼可能懂得懂呢。再說了,像我這樣的普通人,怎麼可能會有治理國家之才呢。不過說心裡話,當時我讀論語的時候,心裡一直在想,論語到底想給後人傳遞些什麼信息呢?大家知道,論語是孔子留下的隻言片語。當然了,是他的弟子們給整理才流芳百世的。當年孔子到底怎麼說,是在什麼情況下才說出來的,現在無法考證,當然也沒有必要去考證了。

不過我知道,當年孔子為了推行自己的思想受盡了困難。坐著一輛破牛車周遊列國,又不被被人所接受。當年讀這段歷史的時候,我就覺得孔子可憐,有些生不逢時。誰讓他出生在春秋戰國時期呢。那時候大家都是野心勃勃的,都想著各自能夠統領天下,誰都不服誰,誰也不怕誰。大家想想孔子的思想核心,克己復禮,中庸之道。在那樣的年代裡,這些思想誰又會接受呢。

所以孔子的思想是形成在苦難的時候。但是社會就是這樣,不可能永遠的動盪不安,也不可能永遠的呈現無政府主義。所以當社會安靜下來的時候,統治者突然發現,孔子的思想所體現的正是一種君王應該具備的思想。那個君王不願意讓自己統治的天下萬代長青呢。所以孔子的儒家思想也就成了華夏幾千年來的支柱,得以延續到了今天。所以我們說國學,我想大概就不能不說論語,不能不說孔子了。

去年的什麼時候我已經既不很清楚了。我們辛辛苦苦招了一個商。據說是很有錢的主兒。第一次見他,別人就給我介紹說,他是國學大師。我當時一聽就肅然起敬。要知道,在中國,國學大師那可是了不得任人物。大家知道於丹,她就是憑藉著一本論語走紅天下。最後竟然被人說成了孔子的紅顏知己。好乖乖,能給孔聖人做紅顏知己,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我發現於丹竟然欣然接受。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就從她接受的那一刻起,我終於明白了,所謂的國學大師其實就是虛偽的代名詞。真正的國學是沒有大師的。就像當年孔子周遊列國,連飯都吃不飽,衣都穿不暖,常常是露宿郊外。也沒人給他封賞什麼大師,可是他卻留下來了,一直留到了今天。

不過在我們小縣,突然來了國學大師,我還是有些不知所措。在飯桌上交流的時候,別人給我介紹,這位國學大師堅持給母親洗腳,而且把洗腳的照片放的很大,懸掛在自己家裡的中心位置。我當時就有些吃不下飯了。我想,國學大師如果就是因為洗腳就能夠獲得,現在那些洗腳妹恐怕在不遠的將來都會成為國學大師的。看起來,我們說國學千萬不能把它格式化。一旦格式化了,要想復原它,那就真的會被蹬天還難。

不過《論語》確實是華夏文化的瑰寶。所以我一直有個觀點,覺得論語只能感悟,而不能去解釋。它早就已經不是字面意思的詮釋了,而是一種精神內涵的無極延伸。理解這一點很重要。要不然,不足一萬字就能治理天下,我們今天隨便的一位能上主席台的人講個話,也能有一萬字。那這世界不成了《論語》滿天飛了。

說過孔子,我們就不能不說說老子了。按說老子應該還在孔子之前。可我覺得把他放在這個位置是合適的。因為老聃給我們展現的是生命世界裡的一種自然形態。儘管我們知道,生命的自然形態往往是客觀存在,可是,總結好客觀存在,卻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做到的。我特別欣賞老聃的陰陽太極,因為生命的這種互補原則是生命從弱小走向強大的根本出路。認識到了這一點,自然的發展就有了一種思維的因素。思維的因素就可以天衣無縫的融進自然發展的規律之中。

我常常在思考,國學文學的精髓就在於對生命有形無形的理解和把握。其實細細想想,生命還真的就是在無形和有形之中來回的遊蕩。所以我想國學只所以在今天被很多人庸俗化了,就是因為他們覺得生命只能是有形。把無形變成了一種哲學上所說的無。我想,如果真的要掌握國學的根要,就要掌握事物發展的無形過程。我覺得老聃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老人家在觀察生命的過程中悟出了生命的精華和精彩往往就是來自於生命的無形。

有為無為,有則無,無則有。大概我們今人誰都知道這個道教思想的觀點。可是我們怎麼樣把這些觀點融進那個太極的無形之中,就顯得有些高深莫測了。不過我想,就是在高深莫測的學問它畢竟還是學問。千萬不能把它宗教化了。這一點很重要。要不然我們怎麼可能看到,道教竟然有一部分上了山,玩起了花劍,拜起了神仙。而孔子的儒家思想卻成了社會發展的主流思想呢。所以讓我說,理解國學其實就是要理解這個民族的精神實質,千萬不可把一句話,一個詞,甚或一個大家覺得還不錯的概念拿來就當生命的永恆真理來捍衛。最後一定會走上歧路,會弄出很多搞笑,可又實實在在存在的國學大師來。

當然了,國學的內涵很豐富。我們不只能說到孔子和老聃。洋洋灑灑幾千年的歷史,給國學做出貢獻的人誰能數的清呢。不過這裡我要提的還有一個《易經》,當年還是青年的時候,我就一直夢想著自己將來能成為諸葛亮,也能呼風喚雨,也能上知天文地裡,下知身後千年之事。當時家裡有一本已經發黃的《易經》,我偷著拿去讀了。可是讀了一陣子,我便發現,在中國的國學裡,還有一股力量是未知的。當然了,科學發展到今天,未知不等於不可知。未知是因為認知的限制還不能理解,或許有一天終究會理解的。可是易經留給我們的卻是一種神秘,這種神秘似乎帶上了一種宗教的基因。當然了,國學發展到今天,凡是自喻為國學大師的人,好像都現在告訴大家,他們就是易經的傳人,已經可以從易經中干悟出生命不可知的東西來。

同僚說台上的那位國學大師給我們領導就是用易經原理佔了一卦,結果發現我們領導可是不得了,有九五之尊的命運,甚至於都算出了發跡的年歲。儘管也可能這是國學大師講課的一種技巧,是為了活躍可能氣氛。但是我想,就是玩笑,從心理學的角度講,也是人自我暗示的一種衝動。我不知道我們領導會不會成為九五至尊。但我知道,這位國學大師不會因為易經而成就他生命的圖騰。

當然了,國學是一個民族的精神之魂。我今天戲謔的是因為我們有些人總是要把國學這門屬於民主之魂的存在拿來任意糟蹋。把自己打扮成什麼國學大師,來教化別人。其實一種文化永遠都是一種環境,只有環境教化生命,生命不可能按照自己的意志去顛覆環境所形成的的光環。這是歷史的結論,也是歷史從過去走向未來的真理。

中國離不開國學,但中國也絕不會容忍蹂躪國學。不管是紅顏知己,還是洗腳大師,甚或是知曉天文地理的教授,我想,在國學的世界裡,最終他們都是跳樑小丑,都會是這世界留給世界的缺憾。當然了,如果用一次哲學,這種缺憾也許正就是社會發展的動力,也是生命自我完成的動力……veda salon 黑店, veda salon 差, veda salon 好唔好, 黑店, veda salon 黑店, veda salon 差, veda salon 好唔好, 黑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gathite40 的頭像
agathite40

地主家的蜜罐子糯

agathite4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