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季節,正是9月,農人都在稻田裡割稻谷。小皮不割稻谷,他那畝稻谷,早已收割完畢。沒事,就出去打獵,弄隻兔子,改善生活。走到村邊,看到一頭野豬在紅薯地裡拱紅薯,就走瞭過去。

小皮很興奮,沒打到兔子,卻碰到一頭野豬。小皮高興得眼睛都瞇成一條縫,掂瞭掂手中的土槍。可小皮沒敢動手,他知道,野豬不好對付,一槍撂不倒,野豬會拼命的。

好在小皮裝有鐵條,是備用的,專門打大牲口的。小皮很麻利地裝上瞭鐵條,把槍口對準瞭那頭野豬。野豬正吃得起勁,根本沒有發現危險正在來臨。小皮對準野豬的頭,就開瞭槍,聽到槍響,野豬本能地扭瞭一下頭,那根鐵條就打在瞭野豬的前大腿上。野豬“嗷”的一聲,一瘸一拐地向山坡上跑去。

小皮哪裡肯放過這到嘴的肥肉,也大吼一聲,追瞭過去。可能是槍聲的緣故,也可能是小皮的吼聲,引來瞭人們的註意,很快,在稻田割水稻的人們,一個個都跑出稻田。聽說是野豬,大傢也都很興奮,揮舞著鐮刀,“嗷嗷”地叫著追瞭上來。

我趕到的時候,人們已把野豬團團圍住,手中明晃晃的鐮刀對準野豬。但沒有人敢上前,小皮掂著槍,站在野豬的前邊,那支槍好像又裝上瞭火藥,隨時開槍的樣子。可小皮沒有開槍,主要是怕傷人,還有一點,心有怯意,怕野豬和他拼命。

包圍圈越收越小,人與野豬的距離大概十米左右。人們舞動著鐮刀,呼喊著,那聲音撕裂長空,使得腳下的土地微微顫動。聽到瞭人們的吶喊聲,野豬絕望地瞪著眼珠,在地上來回地轉著圈,血從它的腿上流瞭下來,把土地染得鮮紅。看到野豬已沒瞭招架之力,人們開始大膽地向野豬逼近。野豬看到人們一步一步向自己走來,它忽地站起來,弓起脊背,蹬著後腿,嘴裡呼呼直喘著粗氣,眼珠子骨碌骨碌地轉著,似乎是在尋找逃生的機會。

看到野豬又站瞭起來,人們嚇得往後退瞭兩步,人與野豬,就這麼對峙著。看著黑壓壓的人群,野豬反倒沉著起來,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人們也不再呼喊瞭,鼓著眼珠子,盯著野豬,生怕跑瞭似的。人看著野豬,野豬看著人,那場景有點悲壯。

人看著野豬,是想把野豬殺死,每人分一點野豬肉。生活的貧困,使他們很少沾到葷腥,眼前的這頭野豬,就是一頓不用花錢的美味,他們誰也不願意放棄。野豬看著人,它沒有弄懂,自己就吃瞭幾個紅薯,為什麼這麼多人圍著自己,想要自己的命。野豬不想死,也罪不至死。

野豬終於找到瞭可以逃生的突破口,那是小皮站的地方。四面被圍,左邊右邊後邊,都是人,是死路,沒有一點逃生的可能。隻有前邊,就是小皮站的地方,沒有別的人。也可能是野豬特別恨小皮,野豬就選準瞭小皮,要從小皮的位置上撕開一道口子,沖出去。如果沒有小皮,野豬現在早已飽餐一頓,回到瞭山坡上,哪會像現在這樣,身陷絕境。

正當人們虎視眈眈看著它時,突然間,野豬使出渾身的力氣,抬起四隻蹄子,箭一般向小皮沖瞭過去。

誰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變化。所有的人愣在那裡,小皮也一樣,嚇得愣愣地站在那裡,像一根豎在地上的木棍,直直地站著,沒有任何反應。可畢竟是獵人,小皮隻愣瞭那麼幾十秒鐘,就醒過神來,也顧不得害怕傷人,托起手中的土槍,對準野豬就要摟火。可此時已經晚瞭,瘋狂的野豬已沖到小皮的跟前,一頭把小皮撞瞭個仰面朝天。

野豬沖出瞭包圍圈,順著山坡往上跑。眼看著到嘴的肥肉就要泡湯,人們顧不得小皮,呼喊著又沖瞭過去。

野豬大概傷得很重,跑瞭一陣,野豬就跑不動瞭,站在山坡上喘著粗氣。於是,人們又把野豬圍瞭起來。

野豬再次陷入瞭絕境,恐懼地在原地打著圈。此時此刻,野豬可能想到瞭先它一步走的妻子、孩子,還有那些被人類屠殺的同類,頓時生出無限的恨。它看著那些圍著它的人們,看著曾經生活過的山林,看著藍天白雲,發出瞭一聲長長的吼嘯。那嘯聲,山搖地動,令圍殺野豬的人不寒而栗。

也許是用盡瞭最後的力氣,或者是覺得自己的掙紮是徒勞的,長吼之後的野豬,隨著吼聲的落下,慢慢地伏臥在地上。隻是,那兩隻眼睛依然圓睜著,看著人們慢慢地走上來。那眼神,許多年後,依然清晰地印在我的腦海裡。那是弱者在絕望時無助的眼神。今天想來,心裡仍然隱隱作痛。

沒有人看到野豬的眼神,也沒有人去看,他們的心裡,想的隻是野豬鮮美的肉。在野豬倒下的那一刻,現場隻有人們的吶喊聲,紛亂的腳步聲,鐮刀與棍棒的敲擊聲。人們在興奮著、激動著、瘋狂著。棍棒的敲擊聲,隨著野豬微弱哼叫聲的消失,慢慢停瞭下來。而那頭野豬,直挺挺地躺在血泊裡,早已沒瞭聲息。

在1983年深秋,在一個如血的黃昏,生活在我們傢鄉山林裡的一頭野豬,也可能是最後的一頭野豬,在血紅的殘陽裡,在血泊裡,走完它生命中最後的一段時光。然後,被人們繩捆索綁,抬到瞭一個叫小皮的獵人的院裡。

此時的小皮,像個指揮官,指揮著人們燒水、褪毛,開膛破肚,那頭野豬,躺在一塊門板上,咧著嘴呲著牙,任憑人們擺弄。

1983年深秋的這個夜晚,因為一頭野豬,在我的傢鄉,幾乎傢傢戶戶都沉浸在幸福的喜悅中,幾乎傢傢戶戶的鍋裡,都飄著野豬肉的香味,就連空氣裡,也彌漫著濃濃的肉香。

誰也沒有想到,那是我們傢鄉最後的一頭野豬,當那香醇的肉,滑過我們的腸胃後,在我們這片土地上,再也無緣看到一種叫野豬的動物。傢鄉的土地上,從一群野豬開始,到一頭野豬消失,寂寞在一種聲音裡。

生命裡那些淡淡的清香
食是祿,不食是福
守候幸福
Innisfree Special care 呵護你手膜 20mlInnisfree 火山泥3步驟去黑頭鼻貼 (1step:3ml、2step:1枚入、3step:3ml)BEYOND 愛麗絲夢遊仙境 限量氣墊粉餅 15g+15g
ETUDE HOUSE OH MY GOD 清爽蓬鬆乾洗髮 50mLCloud 9 馬油黃金面膜 6入 / 盒3入組 台灣DOUBLE LOVE 抱抱猴 寬口徑 120ML 玻璃儲奶瓶 全配 A1003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地主家的蜜罐子糯

agathite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