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你和我瘋,我不把你制服,服服帖帖算能耐”,我在後面追著你打,瘋,那種淘氣的勁,真是好逗人。你繞著屋子裡的跑,我在後面攆,你一下跑累瞭,跑到瞭床上,我跟著攆到床上,一把抓住瞭你,嘴裡喊道:“小丫頭,這回我讓你跑,我終於抓到你瞭”。我抓到你之後,也在喘著粗氣,你小丫頭,一邊裝著抱著肚子,一邊撒嬌的說:“我不行瞭,實在跑不動瞭,你饒瞭我算瞭”。我一看你這就是裝的,一下把你抱起,把你摔在床上,一下把你壓在身下,把你的手反被著綁瞭起來,你小姑娘在床上亂蹬著,我就是不起來,你實在蹬不動瞭,就服軟的說道:“我服瞭,我再也不打擾你瞭”。這一幕是因為我在看書,你小丫頭趁我不註意,在我的脖領後掐瞭一下,把我嚇瞭一跳,我去和你一起瘋,追打的一幕。現在回想起來很是好笑,那時的我們都是那麼的天真無邪,根本沒有想得那麼多,隻是在一起瘋,打,凡是好玩的,我們都在一起玩。你那時天真無邪,特別著人喜歡,小姑娘長得又俊,水靈水靈的,可愛得很。大傢都愛和你玩。而你卻總是跟著我,象個跟屁蟲,一次也落不下你。還有一次,在大傢吃飯的時候,你也不老實,在看我回頭的時候,你一下把剩下的魚骨頭挾到我的碗裡,在那象沒事的人似的,在那裡裝著吃飯。我一看就是你幹的,就喜愛的用筷子頭輕輕地在你的腦門上打瞭一下,沖著你說道:“我一猜就是你,你小姑娘還在那裡裝,我讓你裝。”大傢一看我打對瞭,就都沖著你笑。

那時的你,一放學回來,就愛和我撒嬌,在你那稚氣未脫的小臉蛋上,總是能看到你那笑的小酒窩,你笑起來是那麼的可愛,簡直無邪的讓人無法想象。那時我也不知道怎地,你就愛和我玩耍,不論在一起學習還是在一起瘋,你都愛和我在一起。我也象被你慕染瞭,也自然而然就喜歡上瞭你,一天要見不到你就象心裡缺少瞭什麼,總是空牢牢的,也許這就是愛上你的征兆。而你也是那麼的離不開我,就連學習也讓我陪著學,我在一旁看著你學習,有不會的問題,我就耐心地給你講解,學完瞭,你都和我撒嬌一會,然後讓我看著你,躺下休息。

我那時每天基本上都去接你上下學,有一次去晚瞭,你小姑娘撅著嘴,自己在前面走著不理我,我在後面跟著解釋著,可你裝著不聽,還把耳朵捂上瞭,一邊走,一邊說“我不聽,我不聽。”我一看這沒轍瞭,就靈機一動,說道:“你看我給你買啥好吃的瞭,我可要吃瞭.”你這一聽,也不捂耳朵瞭,一下變得活潑起來,追著我要,可是追到我之後,看我什麼也沒有買,就又生氣瞭,我象哄著寶貝似的,哄著你,叫你等著我,我跑到對面的烤店,給你買瞭烤串,你樂得合不攏嘴,和我有說有笑回到瞭傢中。

我和你回到樓上,我幫你拿書包,又幫你解鞋帶,還幫你脫去外衣,就在這時,我的目光一下和你相遇,就象你的眼睛裡有一種愛的火,在燃燒著我,我此時真的被你的目光灼染,一下把你抱在懷裡,我就在這次吻瞭你,從此之後更是形影不離。

愛從那時開始,愛死瞭,愛瘋瞭,愛傻瞭,你整天都沉浸在歡樂和幸福的甜蜜之中,我整天形影不離的陪著你,特別是在晚間睡覺時,你還讓我陪著你,讓我坐在你的床邊,看著你睡著,你睡著的小模樣很可愛,我都不忍心去打擾你。

可是誰能想到,你卻在不知不覺中象從人間蒸發瞭,再也不來我們傢瞭,我這時真的好想你,每天都在回來的路上,路過你曾學習的地方,就駐足一會,想到我接送你上學的情形,一幕幕都浮現在我的眼前,你那燦爛的笑容又出現在我的面前,我陶醉般的想著,回味著。回到傢裡,看到你用過的東西和你睡過的床,那被子上好象還留有你芬芳的香氣,我真的好想你,是那麼的放不下你。

我每天都在和你的影子形影相伴,不管睡覺還是在夢中,你都是那麼的活靈活現的出現,如果沒有你的影子陪伴,我真的沒法去活瞭,我真的愛死瞭,愛瘋瞭,愛傻瞭,那樣陶醉般的愛下去。

你可知道嗎?我為瞭想你,我把我的愛都傾註到詩歌上,詩歌就是你的影子,我在美麗迷人的詩歌裡陶醉,那裡和你一樣的美,我可以和你在那裡盡情的愛著,快樂著,幸福著,就象我和你在一起,是那麼的不可分離。

愛死瞭,愛瘋瞭,愛傻瞭,我就要這種感覺,因為我真正的愛過,還愛得是那麼的執著。

雖然你不在我的身邊,有詩歌也就足矣瞭,倘若你要在遠方看到我寫給你的詩歌,你一定會感動死瞭,或許你也會象我一樣,那樣的愛死瞭,愛瘋瞭,愛傻瞭--------

我真想是這樣,那傻傻的夢能夠實現嗎?



戀愛的故事
流年裡,隻記你一人
心靈的守候者


#EXT_URL_START#http://localhost/tools/get_alist.php#EXT_URL_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地主家的蜜罐子糯

agathite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