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恐龍百科(新版)MIZON PLACENTA 活力強化能量面霜 50mL小獅王辛巴 辛巴造型枕二件組

相逢不是恨晚,便是恨早。與此更心酸的是,相識得太早,重逢得太晚。

——題記

鋪一紙流年,無奈濃蘊在眉間化不開。梔子花,在回憶裡開得肆無忌憚,那麼純,那麼白。流年走得太快,我舍不得,擁抱著回憶對你說再見。我走過斑駁的歲月,走過沿途的美景,走過心愛的你。

那一年,陌上花開,鬱鬱蔥蔥。可是那一年,我還未曾讀過‘陌上花開,隻為等你。’你也還不是穿青佈衫的少年。我們相識在,每天隻隔0.5米的距離裡。那麼近,卻那麼遠,我不懂你的沉默,你不懂我的眼淚。流年將你我流放到一起,卻忘記瞭我們隻不過是還未長開的孩子。你我還不曾看得懂,世間的情與愛。於是我們在不知所措的流年裡,顛沛流離。你顛沛到,沒有瞭我的世界,我流離到,失去瞭你的消息。漸漸的,你的世界不再有我,我的一切,不再關於你。可是不管怎樣的顛沛流離,我依然記得,透過玻璃窗,可以看見滿樹開得純白的花,可以看見懵懵懂懂的你。你還記得嗎?那一年微風吹過來的花香。

有些弦,斷瞭再續,續瞭再斷,猶如我和你。很多年以後,我們再次遇見,我已經讀過瞭陌上花開,你也像極瞭穿青佈衫的少年。我們站在墨影流年裡對望,歡喜得幾乎快要忍不住眼淚。我們聽相同的歌,我們欣賞相同的節目,我們有著驚人相似的生活習慣,我們有著太多的不約而同。默契到,我們如此相似,不再需要多餘的言語來詮釋。就連心間那抹濃鬱的喜歡,都默契到不拆穿。模模糊糊的,像極瞭年少時的曖昧,酸酸的,甜甜的。

盛夏的夜晚,涼涼的清風吹來,散開瞭數不清的焦慮與不安。我在人來人往裡,走在你的身旁。我想,就這樣吧,就這樣走遠,在你溫暖的眼神裡,不顧一切地。可是流年的故事太長,無論我如何努力,都無法寫完。我們的路太短,無論我如何努力,都無法走太遠。盡管我已經愛上瞭陌上花開,盡管你已經像極瞭青佈衫的少年,可是我卻不能對你說‘陌上花開,隻為等你。’天那麼藍,風那麼清,你那麼溫暖,我那麼美麗,我們那麼契合,卻這一切美好,都抵不過流年。抵不過流年,往我們的身邊,顛沛瞭另外一個人。

黑夜太濃,濃得化不開心底的憂傷,濃得疏不散眉頭的結,濃得解不開命中的劫。我在黑夜裡,一針一線地,在心底最深的地方,縫瞭一個口袋,想把流年中,那些未曾走遠的記憶,放在其中。我們早已在措手不及的時光裡走散,再也回不到從前。時光,輕易地改變一切,卻從未說抱歉,不管我們是否在這場變故中受傷。

你說是我們相見恨晚,可我卻不想責怪你為愛不夠勇敢。我們都長得太大,不再是懵懵懂懂的孩子。我們怕,有人會因為我們的勇敢和任性受傷。我們都小心翼翼的拽著這抹情,放開,會心疼,攥緊,會有刺。

多希望時光不老,我們不散,可所有的一切都終將會散場。紅塵之中,過往的行人都成瞭生命裡的過客。沒有人會舍得,也最終所有人都不得不舍。多希望時光對我們說一句抱歉,抱歉這一路的顛沛流離。

如果我們用盡全身力氣,都不在一個世界裡,那麼就讓我們握緊雙手,對彼此說再見。再見,那些舊時光,再見,回不去的盛夏光年,再見,親愛的你。
我在廈門遇見你
夏雨情結
桃花悠幽,天地不老,許君生生世世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地主家的蜜罐子糯

agathite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