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杯 寶藏 川合孝知作 - 限量秒殺明星推薦 - POCO廚房用圓形海綿 橘色 K095僅此一檔 - 活泉水
『摩達客』-大尺碼3XL-(預購)美國進口【The Mountain】自然純棉系列 紅狐群設計T恤 - 特惠價分享Jeep 經典工作褲-灰綠色 - 必備單品秒殺出清 - 小獅王辛巴 天使肌薰衣草香芬護膚四件組(淘氣綠)

【一】眉眼深處

收藏愛,繡出一朵春天。

在煙花三月裡,黑白素描。紅塵往事,撲朔迷離,你是我的胭脂淚,我是你的白月光,眉帶煙,唇沾露,綿綿幽怨,黯然神傷,一痕清遠,。千卷萬卷,你是最艷絕的那筆,楚楚動人,深情款款,回眸,半輪明月,勾去瞭春天的魂。

宿命相約,在春天裡,總有著最深沉的寂寞。眉眼深處,陌上花開,慢揾清淚,一抹鵝黃翠綠,縹緲雲煙裡。

當愛燃盡,胭脂成灰,把這些灰塵,撒進山水,就會長出美麗的詩篇。春天,總是有點孤傲的吧。我喜歡奢侈的寂寞,這種寂寞,清涼,艷麗,瘦而清絕。

春天,總是美得驚心動魄,美得讓人窒息,甚至窘迫。美鋪天蓋地,愛曼妙張揚,這是怎樣一種大氣勢呢?狂熱瞭,燃燒瞭,烈烈的,灼人。

曲徑通幽處,淡而出塵。禪的深處,一朵蓮花,慈悲自在。每一個人,都有一個靈魂的原鄉,一笑一塵緣,一念一清凈,心似蓮花開。踏落花,墜暗香,靜彈箜篌,遺世獨立。

質樸的小徑,清冷的小院,一張禪床,一地的書。聽風,聽雨,聽月光。在時光裡打盹,獨自依窗,不說一句。花閑,人倦,怡然安靜,光陰深處,輕把梅花嗅。

人世的離別,是為瞭再次相逢。所有的憂傷與落寞,是為瞭下次相逢的歡愉與激情。所有的憂傷是鮮活的,所有的落寞,也是活色生香的。春天,不過是個媒介,那時光枝頭旖旎的,依然是我們的心跳,千年,萬年,都不會老。

遠山,煙樹,村落,數聲蛙鳴。慢慢行走在春的深處,任細雨打濕衣裳。我喜歡這種清幽,極靜裡可以極動,春天,就是一壇老酒,細酌慢飲,不醉不行。

醉瞭,醉瞭!醉在眉眼深處。

好想在春天,找個人私奔。在大山深處,修築6000級,直達幸福彼岸的天梯。一飯一粥,枕著月眠。孤獨,泛濫成災,待到春煙散盡,慢看時光烙傷的痕跡,最深的傷口,總是開滿最繁盛的花朵。

淺念,深藏。竹籬茅舍,粗茶淡飯,一盞青燈,月下促膝,紅袖添香,細品慢愛。

凝眸,最深情的眼睛,最柔軟的情懷,那種種柔軟,帶著落花的殘紅,烙印在心靈深處,總也無法拭去。

一個轉身,一半風雅,一半煙火。人生是一場沒有終點的等待,總在煙火裡書寫愛的神話,邊走邊愛,100度的愛情,1000度的相思。一低頭的溫柔,落下一地青花,煙青色等煙雨,我在等你,在深情的莊嚴裡,瞭悟愛的真諦。

無邊的思念,覆蓋夜的孤單。我溫暖瞭你的歲月,你溫潤瞭我的詩行,我本是一陣自由的風,卻在你的眼底沉淪,無須懂太多,隻這樣靜對一窗風月,靜靜的,就好……

【二】突然花開

四月的芳菲,盡收眼底。開成一朵幽蘭,娉婷裊娜,掛著些許動人的故事。花間的蜂蝶,總如行色匆匆的追風少年,梨花似雪,純凈,明艷,總把一個閑字,寫得豐盈而生動。

春天,是喜歡偷歡的。每場花事,都仿佛一個約定,前生預約瞭的,你不來,我不敢離去。隻這樣靜靜等,等風,等雨,等一場靜默嫣然,一場極致的絢爛。

倚窗聽雨說:好想,在春天,有一場私奔。我真恨不得馬上就私奔瞭,逃到花朵裡,春的骨子裡,建一個巢,來一場美麗的艷遇。

春無處不在。想逃,也是無處可逃的。隻在這煙雨綿綿裡,看旖旎花,菩提雨,在歲月的蔥蘢裡,尋一枝嫩綠,有苞,有芽,有幾許詩意。泛濫,隻有這個詞,才能形容春天。

青鳥殷情為探看。那嫩綠是一隻隻眼睛,總想偷窺一些私情。清風微雨,花香滿徑,心事也有點細柔,綿軟,不經意間,總會滴下一些水來。

春天,如少女的肌膚,一捏就一把水。水流出來,天下男人的心,都潮瞭。扔一把種子進去,說不定會長出無數個咿咿呀呀的春天。

突然花開。又突然落英紛紛。落花與落花的縫隙裡,長滿瞭山水。從這一首詩,到下一首詩,總是簇擁這千男萬男,千女萬女。有人說,在春天,隨便扔下一朵花,就會砸到幾個詩人的頭。

窗外風景,街上行人。璀璨的煙火,隱隱舊夢。人生總有諸多遺憾,我們總是走不出自己的內心,荒蕪的城,老去的故事,花開驚艷,花落寂然。鏗鏘的歲月,總想以傲然的姿態,面對生死,面對永恒的孤獨。

參不破生命的玄機,不如就這樣靜坐,靜觀天地遼闊,煙水蒼茫,一壺茶,半壺酒,獨自買醉。

弄一個錦囊,裝不下《詩經》裡的桃花,更裝不下唐詩宋詞,隻任那繽紛的落紅,亂哄哄地飄,一半隨瞭流水,一半沾瞭污泥。還是讓心,做一個香塚吧,埋葬所有的桃花。

愛是一把雙刃劍,一面帶著蜜,一面滴著血,從心窩裡拔出來,那傷口裡,也會流出大朵大朵的玫瑰。

陽光,姍姍來遲。在天地間塗上一抹詩意。眉間煙雨,陌上花開,總有一些絕美的華章,沒有人閱讀,就被雨泡濕瞭。很多人,來不及愛,就不見瞭。

悲涼如水。星星不會在黑夜裡迷路,陽光不會在風雨裡淒惶。始終相信,把受傷的心包裹,把真善美播種,依然會收獲愛的芬芳。

有人說,越美好的越要有疏離感,不可太近,近瞭會被灼傷。太過耀眼的東西,總是美得束手無策,開得收剎不住。驚天動地的絢爛過後,就是無法收拾的心碎。那碎瞭一地的闌珊,原是拼命燃燒的妖嬈。

磅礴的開始,淒涼的結局。生命的花朵,越是大紅大紫,越接近委頓與凋零。以一根煙的姿態墮落,蒼涼過後,還是蒼涼……

淡泊,灑脫,天馬行空。不刻薄,不說是非,淡然處之,泰然自若。我行走於這個春天,尋找自由的理由。

春天氣場強大,大氣勢,滿山滿野,滿園子,都是花,都是生機勃勃的綠,張揚狂妄,一如青春。

太過張揚的的繁華,緊接著就是一場盛大的零落。用一顆淡定的心,鎮住這極致的奢華。生命的從容,更顯露出雍容華貴,暴雨過後,洗凈絢麗之色,富貴之氣,總是更加青翠欲滴。

雨點,稀疏灑落。今夜,似乎有雨。雨疏風驟過後,是否還會海棠依舊?

青春百舸爭流,中年千帆過盡,往事水天一色,才色過眼煙雲。心如大雨洗過的天空,澄澈明凈。溫馨的彼岸,一剪河堤翠柳,依然記得那山坡明月,天空飛鳥,山中的野百合,還有那裁剪雲朵,放飛心事的曼妙情懷。

走過陶源東路,峰巒林濤,天與地,雲與雨,渾然一體。你說你明媚依舊,心中依然有一米陽光。你還仍然在乎著我,靜賞著我的文字,聽從心靈的聲音,尋找春天的方向。

天空與愛情,抽象得,仿佛一幅畢加索的畫。純凈的本性,透亮的本質,仿佛聞到瞭花香,聞到瞭體香,感受到你的溫柔與熱烈。浪漫的花蕊,浪漫的愛情,浪漫的春天。

你說,這個春天,花香彌漫,熱情浪漫,情深意重,我心君懂。在春天墮落,頹靡中多少也帶有醉人的味道。陽光在驚艷裡坍塌,凝望,滿地落寞。

燕子呢喃,雙雙舞動生命的優雅,我喜歡那種置身塵外的空靈,煙火不侵,唯美靈動。春的風情,隻適合播種,靜靜在心裡種滿落紅,有一種傷春的味道。

把此生的約定,根植於心中,每一個承諾,每一次遇見,都是值得珍藏的風景。心生愛憐,更多幾分沉醉。在屬於自己的風景裡感動、沉寂,攜一縷馨香,漫天飛舞......

【三】你是幽蘭

雪小禪說:“幽蘭兩個字讀出來,是有一種清香的。有些文字,天生是帶著植物的氣息的。那麼幹凈,那麼透亮,脈絡清晰。”

我喜歡讀有性靈的文字,性情中人,文字都帶有某種靈氣,每每讀來,帶著山水味,草木氣。幹凈,清爽,不虛偽,不做作,張揚著人性的光芒。

雪小禪說,胡蘭成也是一株幽蘭,幽蘭二字,於他是絕配。越老,越活出一種幽蘭之境。那絕境處才是空谷。

雪小禪可謂是性情中人,如此漢奸,也敢慈悲,並且欣賞。我想張愛玲也是如此吧,因為懂得,所以慈悲,就是此中深意,誰又能讀得懂呢?

我想,人性中總有美的一面吧。一個人人唾棄的漢奸,居然與幽蘭是絕配。那麼,世上人,無不幽蘭瞭。

人人本是一朵蓮花,人人本是一株幽蘭,隻要把自己洗幹凈瞭,就會看見自己心底的蓮花和幽蘭。

我想胡蘭成,最後是把自己洗幹凈瞭的,至少在心裡。不然絕不會在自己的墓碑上,隻留下兩個字:幽蘭。

如果胡蘭成是幽蘭,張愛玲又是什麼?

也是幽蘭嗎?可能因為胡蘭成做瞭幽蘭,張愛玲是斷然不肯做的,即使做一朵枯萎的玫瑰也好,怕與那幽蘭沾瞭邊的。

雪小禪說胡蘭成是:“越讀他,亦越迷他——他文字傾情,花不沾衣,幽蘭動早,少年就老掉瞭。”可以說,如果雪再早生幾十年,可能會奮不顧身地愛上胡,性情中人,誰能說得清呢?

但,這是我的妄言。雪小禪先生切莫見怪,隻因你太可愛,可愛的人,誰不喜歡呢?

我想說,宋代的秦檜,也是一株幽蘭。讀這標準的宋體字,就是讀秦檜,這宋體字,原來就是秦的書法。他的書法,從容不迫,溫婉中透出陽剛,大有閑庭信步,雲遊天外的感覺。

文如其人?字如其人?

對這個問題,我總是百思不得其解。

也許,人性本是分裂的,帶著兩面性。每個人都總認為自己是真善美的化身吧。至少大奸大惡的胡蘭成和秦檜是這樣認為的,不然不會把藝術和心境玩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或許,其實他們本是幽蘭,也本是蓮花,隻不過在紅塵之中扮演瞭一個邪惡的角色而已。他們不演壞人,那麼這世間正義何在?沒有反派,這世間的英雄戲還演得下去嗎?

所以,自然而然,世界總是分成兩派,都是以神聖和正義的名義,上演人間的好戲。而不管是正派和反派,都是自認為自己是幽蘭和蓮花的。

很多人,動不動就拿真善美質問別人。我也經常受到這樣的質問。

我想當年,秦檜也是這樣拿真善美去質問嶽飛的吧。不知嶽飛是怎樣回答。胡蘭成到死,都認為自己是幽蘭,肯定是認為自己,就是真善美的化身的。

我想,我們本來都是幽蘭,也都是蓮花,不來不去,不垢不凈,不增不減。

還是引用雪小禪那句做為結尾:

我們,窮盡一生,不過是走向內心的幽蘭——走到瞭,推門進去,看到自己內心裡,那浩瀚的,溫暖的故鄉。

涕淚潸然,這幽蘭,鮮艷著天意——說不出,說不出呀。隻聞一語,便石破瞭,天驚瞭。

【四】

雪小禪說,一場情事,潑墨太多瞭,用力太猛瞭,自己都收不住。什麼事都是過分瞭就不好。

她又在文中說:你心裡,要,有,一朵,蓮花。如此斷句,並非是因為口吃,而是經歷世事後的徹悟。溫婉的句子,用鏗鏘的節奏表現出來,更加意味深長。

用力過猛的情,就如怒放的花,圓滿的月,離凋謝和殘缺不遠瞭。曾經用力過猛攻擊別人,反而自己摔在地上。極盛之後,就是極衰,登上懸崖,就會面臨深淵。我想,人生要有一個度,適度就好。過猶不及。

一個人,在世上追名逐利,太過,更多的是一場災難。

心裡,要有一朵蓮花。高潔,無染,在水而不被水所淹;心中,要有一個凈土。清靜,無塵,在塵而不被塵所埋。

塵世的喧囂和爭鬥永遠沒有盡頭,我不能擺脫這個世界而獨自存在,隻有在自己的心靈栽菊種竹,建一個世外桃源,自有一點清趣。白石老人曾刻一閑章:“白石門下無卿相。”我想是厭倦瞭世上的紛爭的,功名利祿靠邊站,如菊,如梅,如蘭,似竹,其看破世事的高潔與睿智,是真有大師風范的。

錢鐘書夫人,百歲老人楊絳說,我不與世人爭,不是不願,而是不屑!這個世上,任何人也不配與我爭!

楊絳先生隻想把自己洗幹凈瞭,回傢。我想,今生今世剩下的時光裡,我也要努力把自己洗幹凈瞭,回歸心靈的傢。

回歸心靈,澈見本性,不是懦弱,不是逃避,而是勇敢地直面自己。我在這世上最大的敵人,就是我自己。人生在世,總是反復著一個人的戰爭,看不見的硝煙,看不見的血肉紛飛,正念和邪念的搏鬥,永遠沒有停止過。

禪宗說:見佛殺佛,見魔殺魔。心無雜念,空無一物,就會徹見本性。

畢加索說,他隻要看到瞭空白的紙,就想塗滿它。米開朗其羅說,他每次都用目光穿透頑石,直到“窺測”到一個完整的形象,才動手雕琢,把石頭裡面的雕塑呈現畢給世人。

一張白紙,你看見瞭什麼?一塊頑石,你又看到瞭什麼?不過是畫蓮的看見蓮,畫梅的看見梅,畫馬的看見馬,畫裸女的看見裸女。雕刻傢看見雕像,園藝傢看見假山,建築工人看見料石。

魯迅先生說《紅樓夢》:“單是命意,就因讀者的眼光而有種種:經學傢看見《易》,道學傢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傢看見排滿,流言傢看見宮闈秘事。”

夜深人靜,靜坐觀心,心裡會出現什麼?

心靈,就如白紙和頑石,萬象都在其中。我們的心裡,都有一朵蓮花。隻要輕輕地喚醒它,它就會綻放在你眼前。

有文說:古人品茗,日暮時將茶放在荷的花蕊裡,次日清晨取出,紫砂壺沖泡瞭,清香浸入心脾。

我想,如果我們將明日要說的話,要做的事,夜深人靜時,放進心靈蓮花的蕊裡,清晨取出來,一定會帶著人性的芬芳。

【五】隻有寂寞

深山,古寺,木魚,蓮花。

不要喧嘩,不要狂熱,不要飽滿和誇張,不要驚心動魄,也不要枝枝蔓蔓。

隻要有一顆無邪的心,有一個純凈的愛,有一段可以坐下來細細品味的往事,這就足夠瞭。簡單,素凈,徹底的安靜。天空是深邃的,山也是深遠的,靜水流深。

或許,我需要的僅僅是一首又一首純粹生命的詩歌,煙花背後的深度,美麗到達極限後的心疼。是不是文字寫到極致之後就是無言,是不是愛到極點之後就是忘記?

相濡以沫就是相忘江湖,有一個句子穿透靈魂,千瘡百孔,其實那就是禪境——寂寞開出的最美麗的花。

高不可攀的寂寞,一朵藍色妖姬,一朵開在空中無根的荷。

孤獨,是一種高貴的寂寞。隻與靈魂對話,寂靜,沒有煙火的味道。遠山,近水,雲樹,一點殘陽。心簡約,意澄澈,依心而行,雲水空闊,獨自清芬於深山水湄。

雪小禪說:以植物的姿勢,驕傲地寂寞。喜歡這樣的女子,高傲而寂寞,超越於世俗之外。如靜對一朵蓮,不須低眉,亦風韻。如獨對一枝梅,不說高潔,不言清雅,鉛華洗凈,也風流。

蘭開幽谷,菊老枝頭,竹立秋風,那骨也是瘦的,水瘦山寒。

一窗水墨,柳絮飛煙,有點閑暇。在一首宋詞裡行走,字與字之間,總是隔著煙,飄著雨,有著千年的水月。想那靜慧如風的女子,花氣侵衣,紫陌繽紛行走於小橋流水,依稀幾座人傢的江南,回首,細柳清風,一輪明月。

清風白雲相和,藍天碧水相望,不遠不近,幾許閑愁。淡淡的,寫不成文字。燕子回時,桃花開盡。隻想野花滿坡,木屋一間,守著明月一輪,一襲清風,一個人,寂寥度日。

登山臨水,種樹栽花,亦是人生一大樂趣。喜歡清涼婉約,更喜歡空靈高妙。厚重的歲月,慢慢沉淀,亦會嗅到淡淡的沉香。把時光種在心裡的那一粒沙,反復打磨,孕育成一粒珍珠。於是便有瞭底蘊——一瓶百年老窖,不須開瓶,自有隱約的暗香。

我喜歡有底蘊的東西,如東坡韻,清照詞,徽州的水墨,蘇杭的小巷,江南的山水。

在滄桑裡尋找淡韻,宋詞裡尋找落花。即使擱淺在宋徽宗的畫裡,我也是不悔的。在宋代的山水裡,做一枝梅,斜在水岸。或是做一方閑章,印在明月清風裡,甚至藏在繡樓女子婉約的心事裡。

客舍臨水,窗前聽燕。人間三四月,枕得時光聽水眠。煙雨暗,亂紅飛,茅舍斜路白鷺閑。隻有水墨,隻有丹青,隻有寂寞。

朝暮一枝花,一簾煙雨,一卷閑情。單純的熱情,純粹的寂寞。不再是迷戀繁花的少年,不再是狂蜂浪蝶的春天,淡藍色的天空,淡藍色的憂鬱,淡藍色的心事。

也許隻有這個淡字,可以詮釋世間的所有。在某個午後,一盞舊茶,半本舊書,順著歪斜的小路,抵達內心。沉默寡言,隻有靜。自然而寧靜,心明眼亮,靜守時光。

一案書香,一窗疏影,一紙煙水。柳湮石橋,滿城風絮,淡淡的憂傷流淌,流淌成山的青,水的綠,一地闌珊。

落花流水春去也!清酒一樽,泡上風月,泡上唐風宋雨,泡上所有的往事。慢酌。有淚,從字間滲出,滾落下來,慢慢滑進心底……

素顏青衣,半世浮華,也隻合夜深人靜,一杯清茗,執一枝素筆,慢描梅白菊黃……

文:性淡如菊QQ:171918223

文;性淡如菊QQ:17191822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地主家的蜜罐子糯

agathite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